【杰佣】缄默(10)

  只见瑟维将手枪扔到桌子上,顺着桌面推到奈布面前,这让奈布有些发愣。

  “做完这一次交易,我们不希望再被委托去寻找开膛手的资料了。”瑟维看了一眼奈布说道:“这对我们来说太危险了,还有……一会能把剩下的酬金支付了吗?”

  “什么?!”奈布腾地一下站起来,吓得瑟维的肩膀也抖了一下,但他还是缓缓地说:“希望您遵守诺言。”

  笑话!奈布心里泛滥起不满的谩骂,他本事想着他们可以再多为他搜索一些信息的,因为也考虑到危险性,所以本着等价交换的原则,自己答应的酬金数额可以说足够把他余下的钱财近乎消耗光了。因为他觉得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必要再待下去了,得到可靠的信息,自己可...

【杰佣】极度沦陷(2)

2/

  刺客习惯性地像腰后摸去,还好,那把随身携带的弯刀还在。

  这大概是刺客第一次贸然出行,轻装上阵,除了这把从不离手的弯刀,他什么都没带。

  他记得这把弯刀是自己醒来的那天,金纹亲手交给他的,那个面露温柔,久违的微笑挂在脸上,那一瞬间刺客竟有金纹如此温柔的这一错觉。

  “这把刀,是你的。”似乎它的来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把被擦地锃亮的刀放在了刺客的手心上,冰凉的刀面顺着手心蔓延到刺客的感官里,那是一种久违的,却又有点陌生的感觉,就像自己曾经日夜握着它,挥舞着它藏之不及的锋芒,曾在无数个战场上,展露着它独特的光芒。

  刺...

【杰佣】缄默(9)

  “这是……你的家人?”奈布注意到抽屉还未关上,本想帮着关好,顺着缝隙,奈布注意到一张泛黄的旧照片掉落在地上。

  他将照片小心翼翼地捡起来,上面像是浮了一层灰一般有些脏,照片里依旧可以清晰地看出一个小男孩依偎在女人的怀抱里,女人着装大方优雅,灰蓝色的瞳孔含着幸福的笑,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两个酒窝,她的怀里抱着的男孩,一头黑色的短发有些蓬乱,像是刚刚才整理好却又被故意调皮地弄乱一般,刘海的碎发遮挡住眉毛,男孩手里抱着一只玩具熊,看起来他正在一心侍弄着他的玩偶,根本没在意眼前的摄像头。

  “……这是我弟弟,”杰克走过来一把抽回照片,“还有母亲。”

  “抱歉,...

【杰佣】极度沦陷(1)

蜜汁新坑d(ŐдŐ๑)不喜勿喷

主cp杰佣,金刺和白弹,雷者慎入

私设如山,ooc,架空世界观,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叭


  世界观:

  一场轰动科学界的意外,导致病毒大面积扩散,感染的人开始大规模出现。为了抵抗这一局面,以奥尔菲斯为首的【求生者】自发组织,招募各地能力人士,抵抗病毒,同时另一方面的【监管者】展开了一起名为“缪斯计划”的运动,不为人知地开始进行……


  【求生者】:每个人拥有一项特殊的能力来抵御感染者入侵,自身在受到感染者的攻击后不会被传染,目前处于劣势,共分为五个区,其中三区竭尽被感染者攻破沦陷,核心力量集中在一区。

【监管者】:一个神秘而庞大的...

【杰佣】缄默(8)

(欺诈cp并不明显emm,我就先不打tag了emm/缩)

克利切举着黑色的手枪,逆着阳光,翻来覆去地在手里把玩,把它套在自己的食指上,轻轻地转着小圈。

  “克利切!!”瑟维突然大吼一声,吓得克利切脱了手将手枪甩出去,“我已经跟你说过多少遍--”

  “小心走火--”克利切漫不经心地瞟了瑟维一眼,故意拉长的声音显得他有些慵懒,“老神棍瞎紧张什么,克利切又不会用这东西。”

  “就是因为你不会用……天哪,我居然在跟你谈这些事,总之,把手枪给我。”瑟维的眼底有些愠怒,克利切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得乖乖的把手枪奉还。

  “老神棍真是贪生……”

 ...

【杰佣】缄默(7)

  奈布隐隐嗅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这些只有医院里才经常出现的气味勾起奈布一些不好的回忆,那些暴露在空气中的伤口也仿佛受到了空气中这浓郁的味道变本加厉地作痛。

  鼻尖处传来轻微地瘙痒,像是挑逗般拿指甲沿着鼻梁,划过一个弧度。

  奈布一把将鼻子上那根碍事的手指推掉,他还没意识到自己还在梦境中,嘴里埋怨地小声嘟囔着什么,朦胧中,一张脸停在他面前,温热而微弱的呼吸打在脸上,奇痒难忍。

  “啧。”奈布翻了个身,将自己埋在被里,只露出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枕在柔软的雪白枕头上。指腹抓在床垫上,感受着微凉的触感。

  我在哪里呢?奈布微微睁开眼,...

【杰佣】缄默(6)

  奈布将手凑到嘴边,轻轻呵出热气温暖着指尖,虽然手指有些僵硬,握着弯刀有些使不上力气,但手心处却早已透出细汗。

  鬼知道那位开膛手先生为什么在这么冷的天还要跑到街上到处杀人,当然奈布也不知道那群人为什么也要跑出来。

  熟悉的街道,与白天不同的是,被黑夜所笼罩的街道此时却萧条的很,几家酒吧里透出昏暗的灯光,交错的人影在虚掩着的门缝中交缠着,掩盖着杂乱的声音。

  奈布记得这里曾是一处比较繁华的街道——如果这算得上是特色的话。

  从某种意义上,开膛手带来的恐慌也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至少没有妖娆的女子依靠在门口朝他搔首.弄姿,更不会有人...

【杰佣】缄默(5)

  “天哪,奈布,你受伤了!”艾玛捂着嘴有些慌张地叫喊道:“你流了好多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街上有人滋事,上去见义勇为来着。”奈布露出一个笑安慰艾玛,艾玛的神情就仿佛那伤口是在自己身上一般,眉毛扭成一团,翻开柜子拿出医药箱为奈布包扎。

  仅仅是来了几天,奈布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那颗曾在炮火轰天的扫射下跳动着的冰冷的心,第一次体会到被一个毫不熟络的人所照顾。

  如果艾米丽是生命中注定的天使,艾玛便是萍水相逢中最暖的微笑。

  奈布的手不由得握紧,他意识到自己现在的任务把他推倒了一个多么危险的地步,今晚,他将走出自己的第一步棋,他会陷...

【杰佣】致我的小先生

_(:з」∠)_来自即将开始正在复习的人的脑洞,很短的那种。


——下雪了,我的小先生。

——需要我为您泡一杯咖啡吗,我记得你上次因为过于苦涩而,眉头紧皱,湛蓝的眼睛漂亮极了。

——今天的任务就不要去了,太冷了,会冻坏你手握军刀的那双手。

——知道吗,艾米丽小姐才刚来过这找你,说你又不按照她的计划接受治疗,你知道这不该是乖孩子做的事情吧——调皮的家伙。

——海伦娜小姐为你送来了她亲手烤制的糕点,她说感谢你上一次送她回家——噬糖的家伙。

——玛尔塔小姐来看望你,说担心你的伤,尽管你从来不说——足够忍耐的家伙。

——但是小先生

——闲下来时,陪陪我好吗

——雪下大了,就如你睡在那簇白色的石竹花上一般。

——你若...

【杰佣】缄默(4)

  一杯酒还剩的慢慢地,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轻轻荡漾着,酒中的气泡几乎已经消散,橙黄色的液体隔着玻璃,映照着奈布修长白皙的手指。

  指肚有下没一下地轻轻敲打桌面,声音清脆,但奈布的眉毛却越发紧促。

  太奇怪了。

  奈布琢磨着,他实在不理解那个自称杰克的绅士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思。

  奈布打扮得不像是有钱有势的人,真是可以说有点寒碜,而且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什么孔武有力的人,自己这次出门唯一携带的枪也交给了瑟维,杰克总不能是想贿赂他当个保镖什么的吧?

  虽然这种事在奈布还在曾经的佣兵团时碰到过,但今非昔比,如今没有那个金主肯雇佣一个即将被迫退...

©玖笙箫 / Powered by LOFTER